白象文化‧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,人人都可以出書
  聯絡我們 | 合作提案 | 線上付款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搜尋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書籍分類
*

商業理財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文學小說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散文小品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人文科普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心靈勵志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宗教哲思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醫療保健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親子共享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星相命理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休閒娛樂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進修學習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藝術創意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人物傳記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新詩

....................
*

社區文宣

....................
 
 
我的瀏覽紀錄
   
  婦好傳奇篇:女王之死
  婦好傳奇篇:女王之死
  一本有深度的情色、有內涵的浪漫,為大女主瑪莉蘇證明,言情小說也可以登上大雅之堂。
   
 
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
 
出書543

 
買書
 
商品訊息
 

作  者:李白白 Angelina M
類  別:文學小說
出  版:白象文化
出版日期:2022年7月
語  言:繁體中文
I S B N :9786267151280
裝  訂:平裝

定  價:NT$300

立即購買

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
 
內容簡介

 
 
同類商品推薦
 
 
巴黎冬夜的血色情書
巴黎冬夜的血色情書

愛與死亡的抉擇,夢與價值的崩壞。反烏托邦的巴黎,在永恆悲劇中起舞……

 
台灣的感情線
台灣的感情線

傳說中的鯤島是我的故鄉,畫裡一筆筆線條伴藏愛與祝願

 
美人魚的逆襲時代
美人魚的逆襲時代

你的內心深處,是否渴望活出與眾不同的自己?

 
紙墨行旅人生
紙墨行旅人生

走訪中國贛閩二省山河地景的瑰麗、人文史蹟的煒煜,一段見證大塊假我以文章的生命行旅!

 
更多同類商品

 

內容簡介

序 / 導讀

試  閱

作  者

   
 

◎華裔美女作家李白白 Angelina M,又一部全新原創奇幻言情作品。
◎一對雙胞胎姊妹 × 高緯度平行宇宙對應的靈體生命 × 現實和遊戲。
◎因愛之名所以性,因性之名所以愛!不想這麼委屈自己,只做你的性愛玩具。

華語15禁奇幻∕言情小說家李白白 Angelina M,是一位資深腐女加宅女。
他的創作理念是一個作家應該堅守作家的良心,具有社會責任感,
堅持原創,拒絕垃圾套路和邏輯崩壞,拒絕侮辱讀者智商。

當年為了逗病中的雙胞胎妹妹開心畫了幅漫畫《婦好》。
雖然創作的故事是架空歷史,但靈感來源的卻是歷史上的婦好,
她本身就是個很悲劇的人物啊。
那時候沒有畫結局,大概就是因為潛意識裡知道,
這個故事不會是個happy ending,
怕妹妹難過,所以就沒有畫結局。

妹妹都走了這麼多年了,性幻想對象竟然還是妹妹的丈夫!
或許是共同的悲傷和自責,
妹妹的去世突然讓兩個人的關係變得前所未有地親近起來。
然後,那一夜,兩個人睡了!

我懂什麼是愛,也懂什麼是情,
只是當這兩個字放在一起的時候,
無論是愛情,還是情愛,橫豎左右就未曾弄懂過!
所以做個遊戲吧,看能不能讓他愛上我?

遊戲裡所發生的一切,和我們現在所處的時空一樣,
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實的,包括所有的感覺和身體,
會迷失在遊戲時空裡,並不是出不來,而是不想出來~~
那麼,婦好的一生,會是幸福的嗎?

   
 

   
 

第三章
我不會真的在酒吧帶了一個男人回家了吧?


綠瑣紗窗透月明,三月落櫻繽紛,晨曦好溫柔。簾外的白光穿過透明的窗紗照了進來,她慵懶轉身,床頭是空的,看來自己的酒已經徹底醒了,因為只會在她喝醉的時候來陪她的宥浩走了。摸過床頭櫃上的手機看了一下,竟然已經10點40啦,有些饑腸轆轆的感覺,還有些腰酸背痛,哦,看來昨天晚上折騰大得太厲害了。怎麼都的起床隨便弄點吃的啦,昨天晚上喝了那麼多酒,晚飯也沒有吃酒睡了,這胃痛都快被自己折騰成老毛病了。
樓下隱隱傳來汀州田螺粥的香氣,是她最喜歡的當地的小吃,用來醒一醒被酒水殘害的胃再好不過,唉,這又是那位鄰居在這個時間點如此不合時宜的熬粥?存心故意讓人家的胃難受的吧?
趴起身,艱難的伸了神懶腰,再隨手打開床頭的音樂,發現她的拖鞋竟然整整齊齊地放在床邊,呵,她不由得自己笑了起來,真是活見了鬼啦,這昨天晚上該是喝的有多多,竟然讓自己碼了自己的拖鞋?
身上只有這一件絲透鏤花的,單薄的吊帶睡衣,咦,怎麼會這樣,竟然遍尋不見自己的內褲,明明昨天晚上是被他脫了去的,啊,不對了,那當然是夢啦,可怎麼會不見呢,她翻看枕頭,掀開被子,甚至趴在地毯上看了床底下,天呢,竟然都沒有,自己這昨天晚上的該有多瘋狂,竟然把內褲都弄丟啦。看來這以後真的不能再喝這麼多酒了,她的宥浩,難道我是時候該放手了,放手,讓你走了嗎?莫名的傷感襲上心頭,她輕輕地歎了一口氣,連拖鞋也不穿,就這樣衣衫襤褸的赤腳走下樓梯。
可她在樓梯口呆住了,他開始懷疑自己的夢根本沒有醒。因為她看見餐桌上放著剛熬好的粥,宥浩竟然手裡拿著鍋勺,笑眯眯地看著她。她忍不住掐自己的臉,哇,好痛,天呢,如果這不是夢,她的宥浩竟然在自己酒醒之後還在這裡,難不成自己開始幻視了嗎?不,這不可能,那一切都是自己酒醉後的想像,這麼多年以來都是。
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在酒吧遇見的神似宥浩的年輕男子,難不成自己把他帶回家了嗎?天呢,這不可能,自己怎麼會在不清醒的狀態下把一個男人帶回家?即使偶然會去酒吧喝一杯,她也從來沒有喝醉過,更沒有帶過人回來啊,她可不是一夜情的實踐者,她不喜歡不安全的性愛。
「你,你到底是誰?」她矢口問道。
「我是你的宥浩啊。」男子微笑,輕聲細語。
宥浩,不,這不可能,宥浩一直都在美國,這些年來都盡力對她避而不見,他怎麼會突然來看她?何況宥浩怎麼會知道她搬來了汀州?還知道她住在這裡,不可能!她再仔細看了看他,眉清目秀格外顯年輕,斷然不會是宥浩現在的樣子啊,倒是像是多年前的宥浩。
最後一次見宥浩是去年的清明節,兩家人說意外也不意外地在同一天過來給妹妹掃墓。宥浩那時候的樣子已經讓她差點認不出來啦,鬍子拉渣,眉宇間的皺紋又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滄桑,讓她看了很是心疼。其實她知道一直對妹妹難以忘情的他貌似一直都沒有新感情,而她也沒有。即使如此,兩個人依然像兩條平行線,只會偶爾會遠遠的觀望關懷,再也沒有相交的可能。
不是她不想關心他啊,是她知道他一定會拒絕啊。
那時候她母親問道:「宥浩啊,怎麼回來了,也沒有說一聲啊。」
而他只是含糊的道:「因為工作的事情回來幾天的時間,明天的飛機就回美國了,很抱歉因為時間緊迫,都沒有來得及給二老打聲招呼。」
「唉。」母親輕聲歎了口氣道:「過去的事情,該放下就放下吧,你自己一個人在外,要多保重身體。」
「謝謝伯母關心。」說著只是給她和她的父母行了個禮,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就轉身離開了,一句多餘的話都沒有再說。
看著他遠去的背影,那是她也只是滿心的落寂。而今天眼前的這個人,眼眸含水,深情款款,怎麼看都不可能是宥浩啊,不,不,這傢夥一定是昨天晚上聽自己左一聲宥浩,右一聲宥浩的,這會故意這麼說自己就是宥浩,逗她玩呢。
「你是誰,到底是誰?」她竟然奔到桌子邊抓起刀叉指著他說:「告訴我你是誰,不然我就報警啦。」
「好,好,我什麼都說,不過你先把刀放下,傷到你自己就不好了。」他連忙舉起自己的雙手,依然好聲勸慰。
「好,那你說,你到底是誰。」
「你能冷靜點嗎,寶貝,我說了啊,你真的要信我才好。」
「別叫我寶貝。」
「好的,不叫,可我真的是你的宥浩啊。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扯,可這是真的,我就是你的宥浩,你想像出來的,哦,不,或者說是你的意念,你的召喚出來的,是你讓我出現在了你的面前。」
「你逗我玩呢,意念,召喚?!麻蛋,我雖然是耽美漫畫家,一天到晚又寫又畫一些胡編亂造的故事,可我不是個傻子,我召喚你來的?你乾脆說是我把你變出來的好了。你就是昨天晚上的那個人,對不對?你從酒吧跟我回來的,我明明給你說,我會自己回去的。你這樣跟蹤我,尾隨我到我家裡來,你,你昨天晚上還……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強姦,你這是私闖民宅……」
「我,強X……語彤,你講點道理好嗎?明明這麼多年以來,每次都是因為你喝醉之後,才會讓我出現在你的面前,而且從來都是你主動的,好嗎?好吧,我承認昨天晚上我確實有些用力過度……對不起啊,如果你不喜歡,以後我會溫柔一點。其實昨天晚上那是因為我真的太高興,我想我終於可以真正意義上的抱你了,我是說,我或者再也不是宥浩的替代品了,而是以一個顯性的實體出現在你面前,你知道我多開心嗎?語彤……」
「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,我到底喝了多少酒,一晚上告訴你我多少事?甚至還編了點故事給你嗎?看來我是時候開本新的書了。」語彤聽得也有些傻了,忍不住自言自語道:「OK,你可以不要再說下去了,我知道我一定是告訴了你我所有的事,不過,就讓這一切到此為止吧,我什麼都不追究,你可以走了。」
「語彤……」他竟然走過來想抱住她。
她突然再次舉起刀對著他說:「不要靠近我,聽著,不要以為我昨天晚上和你說了這麼多,就和我套近乎,也不要以為我和你睡過一次,我就會真的喜歡你。你不過就和宥浩長得很像而已,可你不是他,我一看就知道。所有,到此為止,你走你的就好,昨天晚上的事,就當沒有發生過。」
她突然想起這不就是很多年前宥浩在那天之後和她說的話嗎?她抓著刀柄的手突然有些哆嗦起來,心裡一陣烏泱烏泱得難受。
「好吧,」她繼續說道:「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就這麼睡一覺有什麼大不了的,你走吧,你到底是誰,我也沒有興趣知道。」
求你千萬別告訴我你的名字,我真的不想記得,她心想,這昨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酒啊,竟然闖下這種禍?就不應該去酒吧的,以往都是在家裡才會喝醉,去酒吧自己從來都很克制啊,昨天晚上到底是見了什麼鬼?
「唉……」他只得輕嘆了一口氣,在她身邊與她相生相伴這麼些年,他自然最懂她的痛。她是他的語彤啊,現在這個世界裡他唯一能溝通的,最親密的愛人。微微一個心念,她的刀已經刀了他的手中,身為另外一個維度來的人,這點能力對他來說,根本算不了什麼,他剛不想貿然使用,不過是怕嚇到她。她惶然地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,再看著拿到刀的他,有些恐慌地往後退了兩步,他連忙放下手中的刀上前抱住她。
「你……」她拼命想掙脫,卻還是被她摟得嚴嚴實實的,要命的是,她還竟然在這樣的懷抱裡,難以自持的想要放鬆下來。
他本是來自高緯度平行宇宙裡和宥浩對應的一個靈體。


第八章
母王被迫屈服在淫威之下,給虎王都做了十幾年的私密情人


柳眉梢,玲瓏眼,貝齒輕咬,
金宵帳,重影搖,尾狐搖搖引霸王折腰。
月花好,雲竹茂,蜿蜒迤邐,
芙蓉俏,冰肌綃,蛇眼紅塵誰能與我共逍遙?

幾個月前的龍陽的鬧市街頭,一個說書正在唱完開場,接著就開始故弄玄虛,神神化化講著什麼妖狐變美女,社樹成樓臺,蠻族女王之所以姿容絕色,虎王見了路都走不動,那是因為她是吸取明月精氣的九尾狐妖幻化……惟有空心樹,白蛇藏魅人,借取天宮臺上鏡,為時開照月下霛蛇。
「喂,我說,你這說書老漢真是能誆我們的聽書錢,我聽你唱開場歌的時候就不對頭啦,你今天一會狐妖,一會蛇妖的,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啊。所以王妃到底是啥變的?」
「哎呀,今天一是慌亂,兩個版本講串啦,等等啊,我看看,那咱們就徵詢一下大家的意見吧,大家想聽那個版本啊,狐妖版,還是蛇妖版?」
「去去去,這都什麼呀,走了,不聽了。」
看那人不滿的甩甩衣袖離去,旁邊的一位笑道:「這人真是的,聽個故事較什麼真呢,哎,那個老漢,今天就講白蛇版吧,那九尾狐聽了好多遍了。」
「好嘞,就聽這位客官的。」
微服出訪,在酒店二樓與男扮女裝的月追對飲的虎王,聽得大笑不已。
「你笑什麼呢,難道你也覺得我像是蛇妖不成?」
「呵呵,怎麼會,不像,不像。我更喜歡九尾狐,呵呵。」虎王低聲用平語道。
「你說什麼呢,我哪裡像狐狸啦,你怎麼能和這些百姓一般見識,跟著他們胡扯八道。」月追不滿道。
「他們沒有胡說啊,我還真是被你迷的走不動路,哈哈,再說,我的月兒還真的美的凡人比不得。此人只應天上有,人間能得幾回聞?」
「那不應該是仙嗎?怎麼會是妖呢?你啊,這些年來,縱容那各色歌謠,禁書在市井流傳,現在這些百姓越來越不像話,編的故事也越來越離譜,你真的都不打算管管?」
「呵呵,我有下令禁過一些過於不像話的。」
「但你幾乎從來沒有懲罰過這些人。」
「呵呵,為君者,寡人只怕百姓質疑我的能力。如果連這些扯淡的閒話,寡人都要關注的話,豈不是一天到晚地要累死?」水流心不競,雲在意俱遲,虎霸王正色道。
「說的也是呢。」
「世人皆諷寡人金屋藏嬌,殊不知從來都是月兒你不願意接受冊封啊。月兒啊,雖然寡人知你是我妻,已然足以。可你不是說過待到好兒成年,足已接替女王之位時,你就會陪在我身邊嗎?你還要讓寡人等到什麼時候啊。」虎王突然轉了話題。
「龍陽已被你定做天都城的陪都,你每年幾乎都有三、五個月在這邊處理公事。而我也總是在這邊陪嘛,你還想怎樣啊。」
虎王剛想說什麼呢,一個侍衛突然來報,說是河都府送來急報,按規例需要虎王親自過目批示。虎王點點頭道:「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」
轉頭對月追道:「月兒啊,出來了半晌,你也有些疲累了吧,我們回去吧。寡人先去忙些政務,晚些時候,寡人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呢。」
龍陽宮入夜桃花雨,金爐香燼漏聲殘,翦翦輕風陣陣寒。春色惱人眠不得,月移花影上欄杆。暖帳裡虎王環抱佳人,輕扯她胸前的衣帶:「寡人就是想要讓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我虎霸王的女人啊。」
「今個外面下雨,你的手好涼。」她抓住他的手,似攔非攔的。
「是嗎?我看月兒你是又想糊弄過去呢?今天可不行,寡人說了,寡人要讓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我虎霸王的女人啊。」
「這天下人有人不知道的嘛……」
「那怎麼一樣啊,月兒啊,我想昭告天下,正式冊封你做虎國的王后,我要給你封號,讓你享太廟祭祀,我要和你生同衾,死同穴。」
「現在也沒有什麼不同啊?」月追嬌嗔道。
其實月追怎麼會不明虎王的心思?多年前太后駕崩,太傅氏王后日漸勢衰,這虎王就一門心思想要正式冊封自己,去年虎國王後病逝,虎王更是肆無忌憚地在一眾朝臣面前表達此意。雖然她從來不在乎這虎國王后的虛名,可她拗不過他啊。如今連好兒都已經要到成年禮了,她還有什麼理由拒絕他呀?
歸根結底,她並不是不想和他長相廝守啊,也不是不想做虎國的王后,她已經是他的妻,這些年來甚至為了他,守身如玉。而他也自認是她一人的夫君,即使好兒之後,她沒有能再為他生下男丁,他也再沒有納過新妃。想到如今虎王也只有一個侍妾生下的王子,被先王后領養。
她試探著問他:「虎國只有一個王子津,你不擔心後繼無人嗎?」
「不是月兒你給我生下的孩子,其他的再多兩個又有什麼不同?不要也罷。」
此生得此一人心,她還有什麼遺憾?她只不過不想把烏月徹底變成虎國的一部分。如果烏月變成了虎國的一部分,那烏月還是烏月嗎?她希望烏月的百姓能夠保留他們的生活方式啊,他們祖祖輩輩習慣了的一切啊。
「嗯,月兒怎麼不搭話,難道你不想和我生死與共嗎?」他揉捏她的胸,又撫過她的臉親吻她:「你不讓好兒知道寡人才是她的親生父親,好讓她能專心繼承烏月女王之位,寡人都依了你了。可是你答應寡人要做王后的承諾,還要叫寡人再繼續等下去嗎?」
「嗯……嗯……不……不是。」
「你要是再不答應寡人明天就去告訴好兒,我才是她的親生父親。」他的手順勢而下,扶上她的大腿根部。輕輕柔柔的小曇花,層層疊疊的分化,食指尖的穿插與勾畫,氤氳霧美的水彩,繽紛流淌。
「嗯……不要……那裡不要。」
「月兒,都這麼濕了,還說不要啊?嗯,寡人的詔書都擬好了,你要再給我說什麼時機末到,寡人就不許你離開這裡了,寡人要直接帶你到天都,在那裡和你大婚。之後寡人還要照告天下,冊封我們的女兒月好,不對,應該是婦好為虎國長公主。」
她翻過身來,環抱著他的脖子舌吻:「不要,你答應過我,讓好兒做烏月國女王的。如果好兒知道你才是他的親生父親,定然會亂了心神。」
「嗯,那月兒答應我的事也要做到啊。」
「嗯……」
只是這後面是什麼啊,虎王突然觸摸的毛茸茸的一片,嚇了一條,掀開被子一看,竟然真是一條玉白色的狐狸尾巴。
「月兒,你,你這玩的是什麼啊?「他忍不住用手扯了扯,月追不僅嬌羞的道:「別用力扯啊,會痛的。」
「什麼,你不會是把狐狸尾巴塞在了……」
「嗯,那你要不要摸摸看啊?」
她反身騎跨,那狐狸尾巴弄到了虎王的身上,讓他一陣癢癢。再順勢而下一番愛撫那盤龍繞梁,舌信子親吻豆尖舞:「你啊,總是這樣子性急,和你的主人一個樣。早晨才剛好好地疼愛過你一番,現在就又變得急不可耐了。
「哦,月兒哦,你這是個狐狸妖精……你這樣會弄死寡人的。」
酒醒花間,酣睡花眠,女王因為素來身體肺熱,稍有不慎,便有嘔血之症。總是會在午後涼爽之時,小憩片刻。半醒半眠閑,一陣風涼涼,花開花落的宮闈儸帳,烏髮雲瀑,金川玉臂,女王全身汗微透,聽得宮人輕喚:「陛下,陛下。」
這才意識到,自己這會兒並不在龍陽宮啊,而是在月王宮啊。都怪這該死的虎王都,自己這麼多年來為了他信守守身的承諾,一個額駙都沒有再招過。這般如狼似虎的年紀,既要日理萬機,還要清心寡欲,就連一個午睡小憩也會想起他?
虎王的迎親隊伍也快到邊關了吧,是不是這兩天就要擇日啟程了?嗯,任世人如何描述妖媚狐子迷惑虎王都罷了,說的都是自己在勾引虎王,哪裡知道是他先是逼自己做王妃,再逼著自己做王后的?好一個不達目的誓不甘休的虎霸王。她能拿他怎麼辦好呢?都已經下定決心大婚了,也沒有什麼放不下的了。


以上內容節錄自《婦好傳奇篇:女王之死》◎著.白象文化出版
更多精彩內容請見
http://www.pressstore.com.tw/freereading/9786267151280.pdf

   
 

李白白 Angelina M
資深腐女加宅女,奇幻言情小說作者

*信仰:我信仰佛學(不是佛教),相信佛是一種生活態度,人生是一種修行。我入世,出世,卻也不避世。我相信自由是寫作的靈魂,一個作家應該有基本的社會良心。政治作為社會結構是創作的硬核,只有穿過「不關心政治,不討論政治」的謊言,才能創造出有深度好的作品。
*標籤:女神,多重人格,華裔美女作家
*姓名:李白白
*英文名:Angelina M
*綽號:花癡小姐姐;三藏;唐僧
*性別:生理上女性,心理上未知
*性傾向:期待被掰彎
*年齡:失憶症暫時不記得
*是否單身:你猜
*母校:溫哥華電影學院
*居住地:加拿大溫哥華
*祖籍:洛陽
*職業:普通職員;作家
*愛好:喜歡旅遊不過一般不去,怕累。喜歡畫畫,很多年沒有用過畫筆啦,喜歡唱歌,可能會嚇到人。喜歡瑜伽,喜歡寫作,喜歡冥想,喜歡帥哥,喜歡時尚,喜歡音樂,喜歡自拍,喜歡PS自己的照片直到認不出那個是自己。
*喜歡的花:綠衣梅、夭桃、白玫瑰
*少女時代的偶像:這個不能告訴你,看我小說的你也許能猜出來
*格言:因愛之名所以性,因性之名所以愛

 
團購優惠
 
點閱率排行榜
   
  銀行的那些事
  銀行的那些事
 
   
 
2. 共生與分炊:合中有分,分不離合
3. 藍男色-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(限)
4. 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
5. 長春餓殍戰: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,1947.11.4~1948.10.19
6. 「玩賺權證」達人祕笈
 
開卷試讀
   
  覃合理詩歌集(下)
  覃合理詩歌集(下)
  覃合理第三部詩集,演奏滿1297首小調,也是終曲。
   
 
2.小資男的米其林之旅
3.跨域行政:初階理論與實務
4.訓練逆轉人生
5.旅遊記疫:老玩童深度遊瑞士
 
 
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
 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
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
* 如何出書
* 實體書
* 電子書
* 線上申請
* 服務方式
* 銷售通路
* 行銷工具
* 線上申請
 
線上講堂
* 出版FAQ
* 經銷FAQ
* 編印FAQ
* 討論交流
* 媒體報導
* 客戶見證
* 活動點滴
* 公司簡介
* 理念及特色
* 出版品牌
* 大事紀
* 加入我們
* 我要發問
* 交通位置
會員中心
合作提案
線上付款
 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 Copyright©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.